一天100亿!重庆首富身家狂跌,全因一颗“神药”?

智飞生物和默沙东对上眼了。

默沙东在一面上的拳头商品是HPV疫苗,而此时,通过多年的科普和教育,HPV疫苗愈加得到看重,开始热门起来,特别是9价HPV疫苗,市场上开始出现了一针难求的场面,价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,靠着加盟默沙东疫苗,智飞生物赚得盆满钵满。

2021年开始,智飞生物开始营业额疯涨,股价也跟着上涨。

而到了2021年,疫情突如其来,医药公司开始得到热捧,半年的时间,身家就进入千亿行列,也因此成为新的重庆首富,并在今年以244亿USD的身家蝉联。

而智飞生物也联合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,联合研发新冠肺炎疫苗,其疫苗商品在今年的3月份被批准紧急用,5月份,智飞生物的股价达到了最高点,230.69元/股,对应市值3691亿,而蒋仁生对应的身家也超越了2000亿。

但,现在股价回落,他的身价也跌掉了700亿。

02

要说蒋仁生的创富故事,还是非常传奇的。

1953年,蒋仁生生于广西桂林,家兄弟姐妹海量,家并不富裕,但所幸,蒋仁生还是读到了高中,成为了一个文化人。

但高中毕业的他恰逢动荡年代,并未能继续深造,成为了村里的一个小学老师,边教书边务农,本以为就这么过一辈子了,在做了7年的小学老师后,恢复高考考试了。

24岁的蒋仁生考上了桂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,并在毕业后被分配到了老家的卫生防疫站工作,从基层防疫员到防疫站副站长,后来从县里调到了南宁,在卫生防疫口,一干就是20多年。

这20多年里,蒋仁生最熟知的可能就是疫苗了。

1999年,46岁的蒋仁生最后辞去了安稳的公职,进入一家四川的疫苗企业做销售。

3年后,蒋仁生拉着刘俊辉、吴冠江等人到重庆,回收了重庆金鑫生物制品公司,那时那家公司已经濒临破产,但由于有疫苗生产许可证,还是卖了一个好价格,蒋仁生入主,给它改名叫做智飞生物。

创业更不是一帆风顺的,虽然有证,但智飞生物的研发是弱点,只能先靠加盟疫苗来谋存活。

第一个被看中的疫苗是A+C脑膜炎疫苗,那时可以生产这种疫苗的是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,于是蒋仁生不惜重金,拿到了独家加盟权。

钱花了不少,但挣钱却困难,这段时间,一块创业的刘俊辉撤退,辗转去了云南的沃森生物,而蒋仁生仍在坚持。

2005年,部分身份爆发了C群脑膜炎,这个时候智飞生物加盟的A+C脑膜炎疫苗遭到全国的抢购,2000多万剂疫苗,为蒋仁生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后来,通过加盟疫苗打底,加上回收了部分疫苗研发企业,2010年,智飞生物上市,为蒋仁生迎来了百亿身家。

作者| 猫哥

假如默沙东合作换人呢?

首富的身价可能也要遭到非常大影响了。

为什么跌?由于一颗药。

十月1日,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宣布,其开发的口服抗病毒药物莫努匹韦(Molnupiravir)在3期研究中获得了好的成效并计划向FDA提交紧急用授权申请。

假如可以获批上市,莫努匹韦将成为全球首个上市的口服小分子新冠特效药。

依据市面上流传出来的定价,一个疗程的成本可能会收取712USD,但生产本钱只有17.74USD,价差40倍,收益非常高。而口服药又比注射便捷,后面还有更高的市场需要。

凭着着这颗“神药”,默沙东大涨,而疫苗股则普跌,而A股的疫苗股在8日开市后补跌,倒也符合市场预期。

不过,在这段时间,默沙东的“神药”也遭到质疑,在剖析了莫努匹韦的工作原理后,一些科学家担忧,这种药物可能会致使癌症或者前天缺点。

争议还在继续,但疫苗仍是刚需中的刚需,大器晚成的蒋仁生,首富地位仍不可撼动。

为什么?

01

十月份的第一个买卖日,中国有钱人们成为福布斯实时有钱人榜上的输家,身家跌得最狠的有钱人之一,就有蒋仁生,由于智飞生物下跌,蒋仁生的身家在这十月上旬这唯一一个买卖日里面,跌掉了超100亿。

下跌在乎料之内,毕竟A股不开市的国庆假期,港股的疫苗股已经先跌为敬了。

03

不过,此时,无论是蒋仁生还是智飞生物,都不起眼,直到他遇上了默沙东。

2021年的疫苗风波,基本上改变了行业玩法,疫苗厂家要直接供货医疗机构,而海外的厂家也要选定国内的销售加盟商。

自研不占优势。

由于新冠肺炎疫苗,智飞生物的研发成本疯涨,但营业额显示,大多数收入仍然显示出了对默沙东的依靠。

从数据上来看,虽然自主商品的价值率较高,但营收相对落后,而加盟商品仍在商品结构上占大多数,今年的半年报显示,11种在售疫苗,加盟商品4种,但收入71.17亿,占全部商品的54%。